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城事家事 >> 正文

手机黑卡买卖成“产业链”定海一通信运营商经理充当“内鬼”

我要评论 来源:舟山网  2019-7-2 8:41:15   浏览次数:

  我们都知道,手机sim卡必须实名登记。但你不知道的是,一些不法分子可能会冒用你的身份信息开通手机卡。这种“假实名”的手机卡被称为黑卡,是不法分子实施通信诈骗、办假证等犯罪活动时最热衷的作案工具。因为即便警方追踪到了手机号码,也难以追查到犯罪者本人。

  那么,黑卡是怎么来的呢?近日,定海检察院依法批捕了6名制作、买卖黑卡的犯罪嫌疑人,揭开了这一黑色“产业链”。

  运营商业务经理成“内鬼”

  按照国家关于实行手机实名制的规定,一个用户在同一家通信运营商办理的有效手机卡限额为5张,即一个身份证可以在三大运营商办卡15张。在市场竞争下,销售更多的新卡成了运营商扩大市场占有率的一种迫切手段。

  30多岁的定海男子庄某是某通信运营商的业务经理,负责定海区域的新卡推销。由于手机卡市场趋于饱和,庄某压力巨大,担心自己完不成公司的销售指标,拿不到业绩奖励。

  今年2月的一天,庄某把“心事”告诉了代理商龚某。龚某在舟山开了三家代理门店,主要经营手机销售和开卡业务。

  “我有一个开卡渠道,可以帮你完成销售指标……”龚某向庄某详细推介了黑卡。按照工信部规定,用户办理新卡入网时,一般须在营业厅出示本人身份证,并当场在第二代身份证读卡器上进行验证。而龚某所说的黑卡,则可以绕过这一验证流程。

  庄某明知黑卡违法,仍跟龚某沆瀣一气。他跟龚某约定,只要龚某能搞到黑卡,他就以每张30元的价格购买。

  一黑卡买卖“产业链”被端

  截止到4月中旬,庄某累计向龚某收购了近2000张黑卡,用于帮自己和同事“完成”销售指标,以骗取公司业绩奖励。他还把部分黑卡倒卖给个别代理商。

  不过,实际上龚某并没有开黑卡的“技术”,他是以15元/张的价格,向26岁的安徽男子徐某收购的。

  徐某从黑市以3元/条的价格非法购买了大量公民身份信息,又花了数千元买了一套开黑卡的黑客软件。该软件能避开二代身份证读取设备,自动生成虚拟身份信息替代真实信息,从而非法办理大量本需实名制认证的手机卡。

  庄某每次有开卡需求时,会将员工工号和开卡数量告诉龚某,龚某再转告给徐某。徐某将电脑上的公民个人身份信息批量提交到运营商实名系统的相应员工工号下,龚某就能轻松完成批量实名注册开卡。

  4月14日,我市警方接到举报后,将庄某、龚某、徐某抓获。据徐某交代,他的客户除了龚某,还有黑某、欧某等多名犯罪嫌疑人。

  之后,警方顺藤摸瓜,抓获了开发开卡软件的幕后黑手朱某。24岁的朱某是江苏人,大学学的是网络管理专业,毕业后从事帮人写代码、做软件的工作。去年9月,他受人所托,开发出了破解版的sim卡开卡软件。

  至此,这一制作、倒卖黑卡的黑色“产业链”被完整铲除。

  市民可查询自己名下是否有黑卡

  近日,定海检察院以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对庄某、龚某、徐某、朱某等6人依法批准逮捕。该案是我市首例手机卡领域侵犯公民信息案。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加紧办理中。

  办案检察官介绍,黑卡通过层层倒卖流入市场后,极易成为骚扰电话、垃圾短信、通信诈骗、网络赌博、非法讨债、办假证等违法犯罪活动的“蒙面布”,既会给老百姓带来困扰和经济损失,也会给警方办案追踪带来很大阻挠。另外,黑卡还被不法分子用于在电商、游戏等平台上“薅羊毛”,盗取不法利益。

  该案中,通信运营商员工成了开黑卡的“内鬼”,代理商成了“二道贩子”,暴露出了行业监管不严等问题。下步,定海检察院将通过发检察建议等方式,积极督促相关部门认真履职,加强管理,严格杜绝违规办理黑卡等行为,坚决清除黑卡滋生土壤。

  那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的身份证是不是已被人注册黑卡了呢?记者就这一疑问致电某运营商客服热线。工作人员回复称,用户如果想了解自己名下是否开了黑卡,须本人携带身份证,分别到三家运营商的大型营业厅面询。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更多>>专题频道